4px集運教學
2018年專題>>五十五載 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煥發新風采>>獨家報道>>海南>>
矛盾減壓閥和諧金鑰匙
探訪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儋州實踐
發佈時間:2018-11-08 14:51 星期四
來源:4px集運教學

圖為儋州市那大司法所工作人員聯合村幹部在石屋村調解糾紛。


法制網記者 邢東偉 翟小功


  一大早,王棠鶴隨便扒拉了幾口飯,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像往常一樣,當他騎着摩托車穿梭於鄉村小道時,鄉親們都知道——老鶴來了!
  王棠鶴是海南儋州市光村鎮司法所所長,老百姓都親切地稱他“老鶴”。28年來,他一直紮根農村為老百姓平息紛爭,金牌“和事佬”聲名遠播,曾摘得“全國模範人民調解員”桂冠。
  王棠鶴是全市1755名人民調解員的一員。在儋州,目前有各類調解組織325個,鎮、村(居)調解員、羣防羣治力量等活躍在每一個角落,耕耘在基層維穩最前沿。
  “‘小事不出村,大事不出鎮,矛盾不上交,就地化解’的‘楓橋經驗’經歷了50餘年風風雨雨,成為基層平安建設典範。”在儋州市委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、綜治委常務副主任周廉芬看來,儋州市始終將“楓橋經驗”原理和內涵融入基層促和維穩工作,構建“大調解”格局,同時加快推進綜治中心、“雪亮工程”與網格化服務管理“三位一體”新機制建設,將其作為矛盾糾紛多元化解的重要平台,不斷提高社會治理社會化、法治化、智能化、專業化,為海南自貿區、中國特色自貿港建設保駕護航。


這裏人人都是調解員


  走進石屋村,猶在畫中游。乾淨的村道、嬉戲的孩童,胡松紀念館、中國村官精神館相鄰而立,構成了一幅和諧美麗的鄉村新畫面。
  石屋村村委會位於那大鎮,下轄5個自然村,曾被周恩來同志贊為“北有大寨,南有石屋”。
  “我們村沒有發生過一起因調解不力而導致上訪的案件。”石屋村委會治保主任胡成金説。3年來,他和另外3位調解員處理糾紛120宗,調處率和成功率均達98%以上。
  在調解工作中,胡成金善於發動熱心村級事務的老族長、老幹部、老教師、老黨員等參與,結合村規民約做工作。同時成立了“胡松調解工作室”,將排查化解調處工作前移,及時有效地把矛盾糾紛化解在村裏。
  周廉芬告訴記者,儋州充分整合調解員、網格員、行政部門和政法專業隊伍等力量,堅持定期排查和不定期排查相結合,採取自下而上+檢查督導方式,在全市開展全覆蓋、無疏漏的拉網式、地毯式涉穩矛盾隱患排查,構建“橫向到邊、縱向到底”的矛盾糾紛聯排、聯調、聯管、聯治的多元化解工作格局。
  在儋州,人人都是調解員,環環都是調解點。全市整合機關、學校、企業等內部單位資源,引導發動社會各界羣眾有序參與社會管理,構建以政法機關為主、羣防羣治力量為輔,專羣結合的治安防控體系,形成社會管理人人蔘與、人人共享的生動局面。
  目前,儋州市在現有基礎上創新推廣“楓橋經驗”,建立各類調解組織325個,配備調解員1755名,在全市範圍內逐步形成了一個“橫向到邊、縱向到底”的人民調解組織網絡體系,成為矛盾“減壓閥”、和諧“金鑰匙”。
  近年來,作為海南西部中心城市,儋州迎來了新一輪大開發大建設,各類矛盾糾紛如影隨形。全市各級調解組織、調解員行動起來,在那大、白馬井等重點鎮及時有效化解了一大批工傷、勞資、拆遷等常發性糾紛,賠付金額約258.71萬元。


專業調解專啃硬骨頭


  年過六旬的羅某春因反覆咳嗽,咳痰,到儋州市人民醫院就診,經過3次手術後,羅某春經搶救無效死亡。患者家屬認為醫院應承擔全部責任。
  馬某不慎從二樓墜落致多處骨折被送到儋州西部醫院住院。當晚,馬某腹脹不舒服,家屬告知護士多次但沒有得到及時有效處理,隨後馬某列病情加重,經搶救無效死亡。
  這是今年年初發生的兩起醫療糾紛。儋州市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接到市衞計委值班電話後,調解員第一時間趕到現場,積極安撫家屬,並立即組織醫患雙方代表進行調解協商,聽取患者家屬訴求後,向其説明醫療糾紛處理途徑及相關法律法規,依法化解糾紛。
  “年初接二連三的醫療糾紛在市醫調委的調解下得以平息,有效發揮了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的職能作用。”儋州市司法局局長金韜説,這得益於儋州採取“第三方調解機構(市醫調委)+調解專家+部門聯合處置”方式,鋪就了醫患雙方的“緩衝地帶”。
  近年來,儋州市司法局還成立“大調解”格局辦公室,強化醫療糾紛、勞動爭議、交通事故糾紛工作,推動了行業性、專業性調委會發展。尤其是,自市醫調委成立以來,調處案件賠償金額累計達421.68萬元,至今沒有出現達成協議後再次發生糾紛的情況。


“三位一體”搭建新平台


  8月1日上午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走進那大鎮網格化管理服務中心,一台巨型LED顯示屏映入眼簾,實時監控畫面不斷切換,全鎮各網格實時情況一覽無餘。
  那大鎮黨委書記黎秀全對記者説,自2012年7月開始,那大鎮不斷完善信息系統指揮平台建設、網格劃分等工作,並在綜治信息系統+基層警務等方面不斷探索,在全鎮鋪設了一張大網格,初步形成“工作部署到網格、檢查工作看網格、瞭解情況問網格、化解矛盾靠網格”工作局面。
  “信息化時代到來,平安城市建設呈現出數字化、智能化、系統化新趨勢。”周廉芬説,儋州市委、市政府大力推進社會治理精細化,先後投入1.3億元探索以綜治中心為依託載體,以“雪亮工程”為科技支撐,以網格化服務管理為手段的“三位一體”社會治理新機制,“平安儋州”品牌越擦越亮。
  近年來,那大鎮在重點區域佈下239個“天眼”,為避免突發事件監控遺漏,還在系統中開設行為預警功能,確保網格員第一時間發現問題並上報處理。
  目前,儋州市充分利用“三位一體”新機制做好矛盾預防化解,加強綜治中心規範化建設,整合“雪亮工程”和各類數據,發揮網格員進村入户優勢,把矛盾化解在基層、化解在萌芽狀態。
  2017年11月8日,海南省綜治中心、“雪亮工程”和網格化服務管理“三位一體”新機制建設第二次現場會在儋州召開,大力推廣儋州經驗。


記者手記

  
  “‘楓橋經驗’之所以能夠歷久彌新,具有旺盛的生命力,根本原因在於堅持‘相信羣眾、依靠羣眾,從羣眾中來、到羣眾中去’的羣眾路線……”今年5月9日,周廉芬率全市政法系統幹部赴浙江省學習考察社會綜合治理“寶典”——“楓橋經驗”之後寫下了以上感悟。
  如何借“楓橋之石”來抓好儋州市社會治理工作?周廉芬告訴記者,通過此次實地考察學習,結合儋州實際,她為全市平安法治建設劃了重點——探索創新“四大機制”,即創新矛盾糾紛多元調處機制、羣防羣治機制、鄉村治理機制及“三位一體”新機制。
  而貫穿其中的一條“生命線”便是:以人民為中心。周廉芬説,儋州市將繼續踐行社會綜合管理服務領域羣眾路線觀,發動和依靠羣眾,堅持矛盾不上交,有效預防和妥善化解基層一線矛盾糾紛,走出一條長治久安之路,為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注入新的時代內涵。



責任編輯:趙穎
7682950
0